找翻译 | 24小时业务专线:400-1277-686   大客户热线 156 9999 5335
今日新闻:中国互联网大会今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幕。
翻译新闻

复译背后的翻译语境时空解读

时间:2017-09-29 来源:青岛翻译公司 作者:中昊翻译 点击:

  摘要:近年网上两个热门翻译事件把复译话题再次推向前台,让我们不得不深思复译的根源。翻译语境时空距离观,可视为阐释复译现象的科学途径。翻译语境在整体上可看作是由自然时空、社会时空、语言时空、心理时空这四维构成的多层次球体形态。每个译本都有其特定的翻译语境,而每位译者对翻译语境时空的体验各有差异,为源本构建的翻译语境也因此各不相同。翻译多样性正是源于翻译语境时空差异性。不同译本的差异从类型上看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:1)自然时空体验差异导致概念意义构建之异;2)社会时空体验差异导致人际意义构建之异;3)语言时空体验差异导致语篇意义构建之异。心理时空体验贯穿在翻译语境构建的全过程。

   1.引言

  自美国人类学家Shaw(1987,1988)提出“翻译语境”(translation context)概念以来,研究者对翻译语境的研究虽在20世纪90年代形成热潮,但对“翻译语境”的整体认识仍属萌芽阶段。西方不乏对语境与翻译关系的讨论(Hatim & Mason 1990;Bell 1991;Nida 1993,2001;Hatim 1997;House 2006;Baker 2006a,b;Melby & Foster 2010),却少有人沿用“翻译语境”概念,对语境与翻译关系的探讨也缺乏新意。国内多有学者使用“翻译语境”概念并对其进行探讨(程永生2001;李运兴2007,2010;彭利元2008a,b,c),但对于翻译语境对翻译的具体影响模式仍缺乏深入研究。

  “语境是与语言使用有关的很多学科(包括翻译研究的中心概念”(House 2006:338)。本文就近年网络热门翻译事件的内在根源进行探讨,挖掘翻译多样性与翻译语境时空差异的内在关联,以深化对复译的本质认识。

  2.翻译的多样性

  译者不同,时代不同,地域、国度不同,译文就会不同。近两年网上疯传一首短诗You say that you love rain的各种汉译本,有普通版、文艺版、诗经版、离骚版、七言绝句版、七言律诗版等几十个版本,甚至还有吴语版、女汉子版。在为中文之美赞叹时,也无不感叹译文的千变万化、丰富多彩。原文及部分译文如下①:

  ST:You say that you love rain,

  but you open your umbrella when it rains.

 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sun,

  but you find a shadow spot when the sun shines.

 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wind,

  but you close your windows when wind blows.

  This is why I am afraid,

  because you say that you love me too.

  TT1:普通版

  你说你喜欢雨,但是下雨的时候你却撑开了伞;

  你说你喜欢阳光,但当阳光播撒的时候,你却躲在阴凉之地;

  你说你喜欢风,但清风扑面的时候,你却关上了窗户。

  你说你也爱我,而我却为此烦扰。

  TT2:文艺版

  你说烟雨微芒,兰亭远望;

  后来轻揽婆娑,深遮霓裳。

  你说春光烂漫,绿袖红香;

  后来内掩西楼,静立卿旁。

  你说软风轻拂,醉卧思量;

  后来紧掩门窗,漫帐成殇。

  你说情丝柔肠,如何相忘;

  我却眼波微转,兀自成霜。

  TT3:诗经版

  子言慕雨,启伞避之。

  子言好阳,寻荫拒之。

  子言喜风,阖户离之。

  子言偕老,吾所畏之。

  TT4:离骚版

  君乐雨兮启伞枝,

  君乐昼兮林蔽日,

  君乐风兮栏帐起,

  君乐吾兮吾心噬。

  TT5:五言律诗版

  恋雨偏打伞,爱阳却遮凉。

  风来掩窗扉,叶公惊龙王。

  片言只语短,相思缱绻长。

  郎君说爱我,不敢细思量。

  TT6:七言绝句版

  恋雨却怕绣衣湿,喜日偏向树下倚。

  欲风总把绮窗关,叫奴如何心付伊。

  TT7:七言律诗版

  江南三月雨微茫,罗伞叠烟湿幽香。

  夏日微醺正可人,却傍佳木趁荫凉。

  霜风清和更初霁,轻蹙蛾眉锁朱窗。

  怜卿一片相思意,犹恐流年拆鸳鸯。

  TT8:吴语版

  弄刚欢喜落雨,落雨了么搞布洋塞;

  欢喜塔漾么又谱捏色;

  欢喜西剥风么又要丫起来;

  弄刚欢喜唔么,搓色唔霉头。

  五年前,另一翻译事件同样受到热炒。2011年10月24日李开复在微博发布英汉对照版史蒂夫·乔布斯(Steve Jobs)写给妻子劳伦·鲍威尔(Laurene Powell)的情书We didn’t know much about each other twenty years ago,其译文迅速遭到网友痛批。各路发烧友纷纷发布各自改译本,有白话版、文言版、方言版②,等等,引发千万网友热议疯转。

  此类网络复译事件的出现,把E.Nida或英若诚所说的“译作寿命50年”(郑海凌2003)大幅缩短为数月乃至数日。网络的发达和网络发表的极大自由,让读者能迅疾贡献并接触到丰富多彩的各种译文;而网络的热炒,再次把本已成常识的翻译多样性问题推向前台,迫使我们深思相关的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,比如,这千变万化、丰富多彩的不同译文究竟有何差异?这些差异是由什么因素决定的?是否存在不变的共核?存在哪些共核?这些共核又是由什么因素决定的?翻译多样性是否意味着翻译“忠实论”的彻底瓦解?“翻译语境时空距离观”(彭利元2008a)似可为这些问题提供合理解释。限于篇幅,本文仅就前两个问题——即译文差异性的根源及差异性的表现——做一深入探讨,为译文差异性的分析和研究提供一个可资参考的视角。

技术支持:-青华互联
返回顶部